别迷信!美国实际已经破产

凤凰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凤凰彩票 > 产品中心 > 别迷信!美国实际已经破产
别迷信!美国实际已经破产
发布日期:2022-10-01 19:23    点击次数:130

美元海啸卷起通胀泛滥

2022年的全球形势,用三句话概括:战争阴云弥漫,通胀连续爆表,疫情波澜不断。这三只黑天鹅盘踞在一起,给世界经济带来2007年金融危机后最严峻的挑战。全球前三大经济体中,第一的美国和第三的欧盟率先被恶性通胀彻底撂倒。美国在万般无奈之下,被迫仰头喝下加息缩表双管齐下的猛药,力图让通胀赶紧退烧。而欧盟还在捉襟见肘中无所适从。全球多国正陷入债务困境。7月1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表示,随着发达经济体提高利率,全球近三分之一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三分之二的低收入国家陷入债务困境,情况进一步恶化。这预示着全球经济风声鹤唳。而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遇到的麻烦可能成为拖累全球经济陷入极端困境的罪魁祸首。

一、明眼人都懂美国已经彻底陷入长久衰退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合伙欺骗世界

2022年全年,全球不得不紧盯着美国的美联储和财政部。美国2021年经济增速5.7%,除了巨大的虚增膨胀数额外,增发国债等各类债务是最大的贡献者。自去年以来,这两个部门的主角: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和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一唱一和,欺骗世界,反复不断重申通胀是暂时的,但就在这种掩耳盗铃般的自我安慰中,终于迎来重锤美国的恶性通胀。不仅打破41年来最高的通胀指数,也被迫采取加息缩表双管齐下的无奈之举。

美国通货膨胀走势图

本轮加息是2018年以来的首次,意味着持续近两年的资产购买周期花上句号。3月份美联储加息25个基点,5月加息50个基点。6月份,美联储又大幅加息75个基点。这也是28年来美联储加息幅度最大的一次。但效果甚微。7月份再次加息75个基点。美元年利率已迈入2.25%至2.5%的区间。成为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大幅度的集中加息。

鲍威尔坚持将不惜一切代价使通胀率回落到2%的年度目标,即使这意味着短期内失业率上升和潜在的衰退。他不得不承认,美联储几乎没有能力降低食品和能源价格,但如果通胀没有好转,将继续加息。此轮加息预期到年底至少达到3.25%至3.5%的区间水平。9月份将开始推进每月大约950亿美元的缩表。即提高美国国债的每月缩减上限至600亿美元,提高机构债券和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的每月缩减上限至350亿美元。目前,上述两项缩减上限分别为每月300亿美元和每月175亿美元。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2018-2022GDP季度数据

2022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下行。按照美国人自己的环比算法,结论是:一季度环比下降1.6%,二季度下降0.9%。依据美国从1974年以来所坚持的判定标准,可以确定美国经济已经彻底陷入衰退。但是,执政的民主党以及总统拜登和美联储、美国财政部、白宫的经济顾问等一众干将异口同声,竭力否认经济陷入衰退。

第一,判定美国经济是否陷入衰退的权威机构和作用

在美国,经济是否陷入衰退由美国最大的经济学研究组织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NBER)确定。该机构将衰退定义为“经济活动的显着下降,其蔓延到整个经济体并持续数月以上”。

而对经济是否陷入衰退做出权威定义的是美国经济学家朱利叶斯•希斯金(Julius Shiskin)。1974年,经济学界对美国经济是否陷入衰退存在广泛争论。时任美国联邦劳工统计局局长的希斯金首次提出关于衰退的定义:

实际国民生产总值(GDP)连续两个季度下降;GDP实际下降1.5%;制造业下滑时间超过6个月;非农业就业人数下降1.5%;超过75%的行业工作机会发生减少,并持续了6个月或更长的时间;失业率上升了两个百分点,且不低于6%。

1978年,美国前总统里根和NBER前主席马丁·菲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创立由无党派倾向专家组成的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根据包括深度、扩散和持续时间在内的标准进行确定经济是否陷入衰退。他们判断的依据除了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以外,还会观察经济产出、商业销售、制造业活动、失业率等经济指标的情况。通常需要大约一年的时间才能做出是否衰退的判断,有时甚至更长。在诸如正值选举等敏感期间拒绝发布或滞后公开。

确实如此,NBER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詹姆斯·波特巴(James Poterba)已经表示,该委员会不相信“GDP连续两个季度下降的标准”。他拒绝就当前经济状况发表评论。

据统计,美国自1933年以来经历过13次经济衰退。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6月份,NBER宣布美国经济增长在2月见顶,正式进入衰退,自2007年至2009年创纪录的128个月的经济扩张宣告结束。这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的首次经济衰退。

“活化石”总统拜登支持率跌破30%

第二,拜登面对将至的美国中期选举,只能强词夺理否认衰退

首先,民主党和拜登基本被选民抛弃。7月26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公布的一项最新民意调查,75%的民主党或倾向民主党的受访者希望2024年大选由其他民主党候选人代替拜登参选。这一数据与今年2月的51%相比出现了大幅上升。被美国选民比喻为“活化石”总统的拜登,支持率暴跌至30%,已毫无争议地替换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的“最差总统”。美国人说,如果拜登再来一次连任,等到第二个任期结束,拜登将高达86岁。这不是竞选总统,是在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现在79岁的拜登已经是美国历史上最老的总统。拜登之前年龄最大的是里根,但人家在78岁时已经卸任。美国人觉得拜登是在同时挑战总统任期和年龄边界的两大记录。

第三,无论如何重新定义衰退,也无法改变经济下滑趋势

如坐针毡的拜登否认陷入衰退的理由尽显无可奈何:目前美国的经济出现快速增长后的稳定阶段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我们仍然行进在正确的路线上,在熬过眼下的难关之后,美国一定变得更加坚韧强大。既然拜登所说的光凭两个季度负增长不能就认为衰退到来,那拜登口中以俄罗斯GDP将会崩溃所下的“俄国崩溃论”结论不就是满嘴胡说八道呢吗?

耶伦也是专捡有利于拜登的说:我们正处于增长放缓的转变时期,这是必要和适当的。强劲的就业数据和消费者支出显示,美国经济目前没有陷入衰退。美国6月份新增就业岗位37.2万个,失业率保持在3.6%。连续第四个月新增就业岗位超过35万个。如果NBER宣布这段时期为衰退,我会感到惊讶。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布赖恩•迪斯(Brian Deese)认为,美国并没有处于经济衰退的边缘,目前的美国经济状态要比6月份9.1%通胀时的情况还好一些。美国第二季度增加了超过100万个就业岗位。在美国历史上,没有一次衰退不是伴随着失业的。有无数专家都在预测美国经济即将陷入衰退,但衰退并非不可避免,如果从经济韧性的核心要素来看,美国则处在更好的位置上。

第四,力度空前的加息缩表双管齐下,表明通货膨胀连续爆表的严重程度

2021年拜登上任以来,通胀连续15个月上升。通胀率已从拜登去年1月上任时的1.4%上升至9.1%。2021年以来,耶伦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起忽悠全世界,美国经济并没有过热,宣称美国的通胀是暂时的,尽管通胀高于近年来水平,但这与新冠疫情造成的破坏有关。拜登和他们所预言的通胀已经“到顶”也被无情打脸:2022年以来的平均通胀率达到8.37%。最新的6月份9.1%,创出41年新高。与此同时,非常有联系的是,通胀每增加1%,拜登的支持率下跌10个百分点。拜登在2021年3月和11月分别推出的新冠救助法案和两党基建法案,规模分别为1.9万亿美元和1.2万亿美元,被认为是推高通胀的罪魁祸首。美联储被迫在3月份开启新一轮加息周期。

特别是对本次美国通胀判断准确的前财政部长萨默斯认为,美国不太可能实现软着陆,出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很大。

“末日博士”努里尔•鲁比尼

而准确预言了次贷危机爆发的“末日博士”努里尔•鲁比尼(Nourie Roubini)也坚决看空美国经济。他说利率上升和沉重债务负担令美国面临严重衰退,那些预计经济只是小幅滑坡的人“纯属痴心妄想”。“软着陆”的预期可谓既危险又天真,即将到来的衰退恐和通胀与债务的综合压力将推动美股再重挫50%。这一次,我们面临滞胀和严重债务危机的两面夹击,”因此局势可能会比70年代和全球金融危机后更糟糕。

二、当前的美国,更糟的不是陷入衰退,而是面临国家整体破产

作茧自缚,妄尊自大,咎由自取,这是美联储和财政部沆瀣一气,滥用职权,转嫁祸端,恶意扭曲和肆意推动运动员和裁判员在场上的角色错位的惯用伎俩。即通过编制庞大的庞氏骗局,借助寅吃卯粮,维系金融体系的病态运行。而惯用的断章取义,自圆其说,混淆视听,就成为这种伎俩的最基本写照。这也是美国自1894年超越英国坐实世界老大位置之后一百多年以来自鸣得意的所谓经验之集成。

1980年以来平均每8年美国债务水平就要翻一番

(一)、美国国家已经资不抵债

美国债务主要构成:国家债务,企业债务,居民债务。三项合计,美国国家整体债务规模超过56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两倍。

美国居民债务达16万亿美元,主要是房贷

第一,三项债务的构成

国家债务——美国国债时钟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29日,美国的国家债务总额已高达30.61万亿美元的历史极值,超过美国GDP的130%以上。每个美国公民为此背负9.157万美元债务,每个纳税人背负24.3万美元债务。在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美国的债务水平为23万亿美元。相当于两年时间增加7万亿美元,增幅超过30%。然而,美国经济依然无法走出债务泥潭。美国财政部在过去三年间,多次暗示考虑发行100年期的美国国债。甚至高盛的分析师还建议可以考虑发行1000年期的美国国债。

近年来,美国国债占GDP的比重飞速上升。新世纪以来,美国债务膨胀速度极为夸张。美国国会也逐渐成为几乎天天审议提高债务上限相关法案的一道全球最亮眼的风景线,也成为两党角逐主导权的主战场。更要命的是,为确保不违约,美国每年财政预算中30%—40%用于还本付息。而启动加息,自然偿债负担会雪上加霜。美国政府每年按现有规模加权计算,需要支付利息7000亿至8000亿美元。

但是,未经美国政府认同的美国实际债务总额却高出美国公开数据的数十倍。美国《会计真相》网站在2022年6月6日披露,美国国家债务总额不止31万亿美元,而是142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债务、负债和无资金债务,是美国联邦年收入的29倍。相当于每个美国纳税人为此背负大约92万美元债务,平均美国每个家庭为此背负 95.5万美元债务。

最突出的是,利息支出已经成为财政支出的沉重负担。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警告,美国债务偿还能力堪忧。已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计,随着债务的增加,美国债务的利息估计为 3050 亿美元。而到 2031 年,美国联邦为债务支出的净利息成本将翻一番,到 2051年将再翻一番。CBO已将 2021年的美国赤字数字修正为3万亿美元。CBO 还预计 2022-2031年的累计赤字为 12.1 万亿美元,即平均每年 1.2 万亿美元。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研究报告甚至认为,2024年以后,美国财政部每年发行的联邦政府债券收入将主要用于支付国债利息费用,规模估计将达7000亿美元以上。典型的入不敷出。

企业债务——截至2021年9月份,美国的国内信贷余额大约29.1万亿美元。美联储和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在2021年第三季度公布的数据,美国的企业债务余额为10.5万亿美元,创15年以来新高。随着美联储新一轮加息,企业债务问题将会凸显,不排除会引发大范围的债务违约,给经济衰退雪上加霜。

家庭债务——根据纽约地区联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美国消费者债务总额达到15.6万亿美元,比上年增加1万亿美元左右,增幅为200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仅第四季度就增加3330亿美元,创2007年以来的最大季度增幅。纽约联储指出,自新冠疫情以来,美国家庭已经新增8.4万亿美元的抵押贷款债务,与房价大幅上涨期间吻合。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过去两年美国房价中值飙升30%,达到43万美元。

美国信用报告公司Equifax,Experian和TransUnion联合宣布将删除其消费者信用报告中的医疗债务记录

为了提高美国人的信用,美国的三大征信巨头Equifax、Experian和Trans Union联合宣布,将删除其消费者信用报告中近70%、高达数百亿元的医疗债务记录。根据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的数据,截至2021年6月,美国人在消费者信用记录中已累积了880亿美元的医疗债务。如果考虑用信用卡偿还医疗债务等方式,美国人可能欠下的医疗债务将高达1万亿美元,这相当于2021年美国GDP的4%。征信公司虽然抹掉医疗债务信用记录,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只是让负债者具备继续借钱的机会而已。

美国境内的他国资产和美国的境外资产

第二,美国沦为全球最大债务国

IMF以及美国商务部的公开息显示:截止2021年年底,“美国企业、居民等在海外各国、地区的资产总额累积提升至35.21万亿美元”。与2020年相比,增幅接近3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与之相比,其他各国、地区投资在美国的各种资产累积数量为53.31万亿美元。超出美国对外投资18.1万亿美元。即美国资产负债表中的数值为“负18.1万亿美元”的净投资头寸。

第三,全球涌现抛售美债美股浪潮

今年以来,至少有27个国家和地区抛售美债。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的最新数据,截至今年5月的前6个月里,中国抛售了超过1000亿美元美债。2010年6月以来,中国持有美债首次跌破1万亿美元。美国的传统盟友日本,英国,法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以及以色列等国家央行都不约而同抛售美债。作为美债最大海外持有者的日本,在3月抛售规模高达前所未有的739亿美元,连续两个月共计抛售878亿美元,余额降至1.2185万亿美元,为2020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作为美债第三大海外持有者英国,4月抛售222亿美国国债。以色列持有的美债份额已经由去年12月的691亿美元降低至今年4月的520亿美元,抛售比例高达25%。美国所谓的坚定盟友日本、以色列正成为引领美债抛售潮的先锋。

除了美债, TIC数据显示,今年5月,海外投资者共抛售美国公司股票91.5亿美元,比4月抛售的70.4亿美元进一步扩大,连续5个月抛售,属于2018年末以来最长的连续抛售区间。

M1在2020年增长了50%以上

(二)、狂印美元,咎由自取,反噬其身

自1980年以来,平均每8年,美国债务水平翻一番。按此趋势,在2030年时,美国债务可能高达60万亿美元。这一数字将超过美国GDP的250%。

第一,一路狂飙不计后果的美债发行

实际上,自奥巴马上台之后,美债就如同脱缰野马般蹿升。在奥巴马上台之前,美国联邦的未偿债务总额为9.2万亿美元。在他任内总共发行了9.32万亿美金。奥巴马用了8年时间增加了10万亿美元的债务,而特朗普和拜登仅用了5年就增加了超过10万亿美元债务。近十年来的美国总统都是牛皮桶,但都没有吹出牛来,反把自己吹得跑肚拉稀;都没有让美国再次伟大,都让美国一次次“阳刚尽失”。

1992年,比尔•克林顿用“笨蛋,关键是经济!”(It’s Economy, Stupid!)作为竞选口号,爆冷逆转了此前获冷战、海湾战争胜利的对手老布什先生的优势,奇迹般地当选为美国总统。问题的核心在于,老布什的海湾战争,没能够让美国民众感受到多少好处。相反,战争导致经济陷入萧条,失业率大增。克林顿就是抓住经济这个按钮,一举扭转乾坤,战胜了当时战争总统老布什。

克林顿上任时,美国国债总额为4万亿美元,到克林顿离任时,美国国债总额为5.67万亿美元,财政盈余2362亿美元。联邦债务占GDP的比重从1994年的高点49%降至2000年的34%。克林顿执政结束之后,美国经济泡沫破灭,进入了依赖举债和财经赤字拉动经济的无限循环中。

因为美国经济失去了之前强劲增长的动力,接任的小布什转向非常积极的财政政策。首推减税,规定10年内共减税1.6万亿美元,同时,大幅提高联邦政府各项开支。防务开支增加27%,非军事支出增加21%。仅此两项,使美国财政预算急剧恶化。预算由盈余2362亿美元转为赤字。到2004年,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已高达4127亿美元,创出历史新高。美国国债也从克林顿执政结束时的5.67万亿美元暴涨至10.6万亿美元。

2008年奥巴马接任小布什,连续六次上调美国债务上限。在他的强力推动下,美国出台了总额819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根据此项法案,美国国会将授权联邦政府获得544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另外2750亿美元用于退税。奥巴马政府希望通过大规模投资和退税为美国创造300万至400万个就业机会,并促使美国经济复苏。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庞大的经济刺激方案。奥巴马执政8年,美国国债增加86%。

奥巴马的继任者、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上任前就发誓8年内解决美国债务问题。但特朗普为期四年的美国国债增加超过7万亿美元。在任期间也屡屡创出新高,2017年9月份突破20万亿美元;2018年3月份突破21万亿美元;2019年10月,首次超过23万亿美元。特朗普离任时的2021年1月20日,美国国债总额定格在27.81万亿美元。

第二,债务违约始终高悬其上,挥之不去

美国国会1917年首次设立债务上限制度,旨在定期核查政府开支状况。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国会已修改债务上限98次,其中大部分是上调。但2013年以来,美国国会不再直接调高债务上限,而是设置时限暂停债务上限生效,允许财政部在此期间任意发债。美国国会已7次暂停债务上限生效。最近一次暂停始于2019年8月,当时债务上限约为22万亿美元,国会允许财政部继续发债直至2021年7月31日。

为应对疫情冲击,美联储于2020年年初开始实施“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美国金融网站Zero Hedge在2021年开年之际援引专家观点,美国已成为香蕉共和国 (是对一个经济体系属于单一经济,通常是经济作物如香蕉等,并且经济社会环境不稳定,债务高企经济体的贬称)。如果我们继续以目前的速度摧毁美元,卫生纸最终将比美元更有价值。美国的货币供应量正以几年前难以想象的速度增长。在2020年增长了50%以上。在美国历史上,我们从未经历过像这样的一年。

美国财政部自2020年以来,不止一次地暗示在未来某个必要的时间点,存在发行100年期美国国债的可能,这比目前美债最长的30年周期高出足足70年。高盛分析师甚至建议,美国财政部应该发行1000年期的国债。虽未落实,但深刻揭示出美国已深陷债务泥潭。华尔街商品大王,亿万富翁吉姆·罗杰斯认为,美国经济债台高筑,这一模式是否可以继续的主动权正是掌握在全球为数不多的几个主要买家手中,特别是拥有万亿美债规模的买家手中。美国经济到处充斥着债务,不断将债务货币化,当大买家大幅抛售美债时,美国债务模式可能要付出代价。

财政部长耶伦对美国债务可能违约提心吊胆

财政部长耶伦时时刻刻对美国债务可能违约提心吊胆,也念念不忘提醒国会议员:“美国从来没有违约过。一次也没有。我认为国家债务违约是不可想象的。美国政府拖欠法定债务在美国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绝对会造成灾难性的经济后果。美国政府债务违约很可能引发一场“历史性的金融危机,加剧持续不断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造成的损害。违约可能引发利率飙升、股价暴跌和其他金融动荡,一旦出现债务违约,那么在美国摆脱这场危机时,也就会成为永久性的弱国”。

美国的亿万富翁平均增加了57%的财富

第三,贫富差距急速扩大,富人开始逃离跑路

根据数据,2020年3月至12月间,美国新增56位亿万富翁,总数达到659位。根据《美国人为税收公平》最新报告和福布斯汇编的数据,美国亿万富翁拥有大约4万亿美元的财富,这一数字大约是1.65亿贫困美国人集体财富的两倍。十大最富有的亿万富翁的总净资产超过1万亿美元。美国的亿万富翁平均增加了57%的财富 。膨胀美元的最终受益者只是那些离华尔街印钞机最近的精英们。2020年是55%的美国人的“个人财务灾难”。到2020年底, 仍有近2000万美国人仍在领取失业救济,2800万美国人面临饥饿。而且贫困和无家可归的现象在不断蔓延。2022 年截至目前,美国房屋的中位成本为428,000 美元,而美国人的平均年收入约为 50,000 美元或更少。近一半的美国人口没有足够的钱来维持一间卧室的租金。

美国一些州发生大规模百万富翁撤离事件

美国已经有城市因债务原因而爆发大批富人逃离事件。截至6月5日,美国约有超过1.2万名百万富翁正在上演现实生活中的《出埃及记》。伊利诺伊州过去7年有超过10万人出走。原因无非是税收的增加和该州债务危机严重。而这仅仅是美国多地陷入债务危机困境的冰山一角。

美国还存在巨大的养老基金庞氏骗局,据最新发布的美国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受托人报告显示,受美元债务泡沫及公共养老金等债务赤字的影响,到2035年美国的养老保险将被耗尽。摩根大通发布的全美各州市县的风险等级报告揭示,超过50%用于为过去支出的维护成本提供资金,可能最终会走到破产的边缘。

最近,美媒CNBC援引Bank rate对1,000 多名成年人进行的电话调查结果,一旦发生意外,约56%的美国人无法用储蓄支付1,000 美元账单。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已经或即将为高额负债付出沉重代价。

三、即使放量给GDP注水,也无法阻挡美国经济江河日下的趋势

随着依靠武力恫吓和动辄实施制裁维继的美元地位摇摇欲坠,保驾护航能力全面弱化,美国开始把欺骗世界的心思用在了如何通过粉饰GDP规模给自己壮胆撑腰。

第一,美国GDP虚增乱增数额惊人

美国的真实GDP数据和对外公布的数据之间至少存在8万亿美元的不可靠统计。超过日本和印度两国GDP的总量。支出法本身无法规避诸多重复计算。为了充分使用规则,挖空心思虚增GDP,能虚胖多少就虚胖多少,不在乎什么重复计算。以房地产为例,美国把居民自有住房按市场价格推出“虚拟房租”,仅此一项高达2万多亿美元,将近占到GDP的10%。注水最多是美国医疗。支出3.7万亿美元,占GDP的18%。律师费创造的GDP也高达1万多亿美元。

财政部用发行的国债换来的美元毫不含糊地直接成为GDP计算数据。即使所有的美国人都躺着,仍然可以通过计算得出自认为很合理的GDP数据。

举例讲,根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会高级研究员埃德尔伯格(Wendy Edelberg)估计,单是1.9万亿美元纾困计划的资金注入,就足以使2021年和2022年美国实际GDP分别提高4%和2%。美国2021财年财政支出约为6.82万亿美元,保守估计美国各项刺激法案实际用于2021年的支出至少达4万亿美元以上,相当于GDP近20%。花费如此庞大的财政刺激资金注入,等于经济凭空增加4万亿美元。美国2021年GDP达到22.99万亿美元,比2020年经济增量约2万亿美元。如果剔除财政资金注水因素,美国真实的经济产出为负。高通胀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副产品,也是大规模财政刺激和货币扩张付出的代价。靠寅吃卯粮换来的名义经济增长不是真实的增长,而是透支未来。

美元购买力大幅下降

第二,美元的购买力断崖式下降

按照购买力计算,当今100美元的真实购买力仅为七十多年前的8.7%,购买力下降91.3%。近年来美元的地位逐步下滑,而俄乌冲突后西方的极端制裁则加快了这一进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央行国际储备中的份额降至58.81%,创26年来新低。最近,美国的铁杆盟友以色列在历史上首次将加元、澳元、日元和人民币纳入其外汇储备,同时减持美元和欧元,以使外汇储备多样化。巴西央行今年3月底公布的报告显示,过去一年来,美元在巴西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从86.03%降至80.34%,欧元占比从7.85%降至5.04%,而人民币占比则从1.21%上升至4.99%,成为第三大外汇资产。美元在全球使用份额已从2001年的71.5%降至2022年5月的38.97%。

第三,打贸易战,美国一败涂地,巨大贸易逆差无法改变

这属于美国独有的硬伤,而且自己无法根治。于是美国采取“自己患病,让别人服药”的办法,几乎夜以继日忽悠全世界,期望找到足够多足够傻足够愿意跪舔美国的冤大头,给美国送上投名状实现危机转嫁。但事实证明由此挥动的制裁大棒彻底失效。2018年,特朗普以所谓“301调查”结果为由,对中国价值3700多亿美元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时间将近四年,结果如何呢?

2018年,美国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总额为6210亿美元,较2017年扩大688亿美元。其中对华货物贸易逆差总额4192亿美元,反而比2017年扩大436亿美元。

2019年,美国贸易逆差6168亿美元。其中对华商品贸易逆差3452亿美元。虽然比2018年减少738亿美元。但对华逆差减少的“窟窿”不仅被加大从中国进口的墨西哥、越南、加拿大、瑞士和爱尔兰等国完美“填补”,而且全球的国际商品贸易逆差还扩大了520亿美元。

2020年,美国贸易逆差达6787亿美元,比2019年增加17.7%,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高。对华贸易逆差3103亿美元。

2021年,美国贸易逆差扩大27%,创下8591亿美元的纪录高位。对华贸易依然占比最大,约占总额的41%。增长14.5%,达到3553亿美元。

这就是美国喊话和中国脱钩的四年的贸易结果。美国与中国脱钩,最大的可能是,与中国脱钩没有脱成,结果是把美国自己拖得半死。同样的道理,拜登洋洋得意的所谓“印太经济框架”大作,照样如同盲人摸象,枉费心机。

如此看,拜登的连环跌和新冠症状的阴阳反复,是不是也意味着美国的连环跌接踵而至,最终不得不走向彻底落败?



上一篇:《黑豹2》再曝新剧照, 苏里将成为新黑豹, 继承兄长的衣钵战斗
下一篇:成都新增本土感染者34例 累计报告119例

Powered by 凤凰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